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全球化竞争格局下中国通信产业仍被动地找出路
发布时间: 2011-10-08 16:36   |   浏览次数 : 载入中...

通信产业的发展首先是一个产业发展问题。在我国探索性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特殊的历史时期,通信产业同样也是高技术企业和现代运营服务企业发展的问题。从产业到企业,政策的作用点和市场的控制方式构成了国家产业政策和经济制度的基本内容。

自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特别是2011年美国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发展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凯恩斯主义的破产对发展中国家来讲,无疑增加了以政府投资保障经济发展的信心,而快速抬头的新自由经济主义,不但在发达国家难以实施,对已经依赖于政府投资的中国来讲,更是一个危险、困惑、无从入手和前景未卜的市场判断。

凯恩斯主义的衰竭使中国这种政府大包大揽式投资的国家,在经历30多年政府主导的改革之后,产生了一系列艰难问题。比如,对于中国的通信产业,政府与通信企业未来的关系究竟应该怎么演变,政府还有能力作为电信企业的投资主体吗?在国际竞争愈演愈烈的背景下,中国通信业还能继续维持“国有运营为主体”的发展格局吗?在国有企业内部管理效率、投资效率、运营效率没有公正的市场化考评的情况下,国家对电信运营商的监管能真正发挥作用吗?

对诸多宏观经济层面问题的判断,以及对产业发展的趋势性分析都已表明,我国电信业的发展再次进入一个调整期,而这次调整绝非简单的公司重组、业务重组那么简单。同样,这次调整也不再是来自于上层的压力,而是市场发展的阶段性所驱。

2011年以来,谷歌以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微软收购诺基亚,使全球电信业在颠覆式技术的竞争中,游戏规则被完全改变。3G、智能手机平台、融合业务、从卖产品到卖服务,给中国的3G产业上了实实在在的一课。这使许多人不得不回过头来从新考评中国3G的发展之路,考评拥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TD-SCDMA的坎坷之路,考评国家投资、企业投资、市场竞争、科研体制、竞争环境、投资手段等再也不可回避的问题。与国际电信市场相比,现在可以从高端技术的研发、市场推进、服务方式、投资人选择四个方面看到我国的落后之处。面对国际电信业新一轮并构,我们自己的电信业究竟能否进行一次惊天地,泣鬼神的颠覆式创新吗?

一、中国电信运营业何以获得创新的动力

全球电信业的再次重组,动力来自于颠覆式技术的应用和企业运营模式的创新压力。比较而言,在管制体制不开放的情况下,中国电信运营企业的技术创新和运营模式创新似乎已无路可走,行业主管部门平衡各种利益的能力也黔驴技穷。有人把现在的三大电信运营企业与行政主管部门的关系比喻为鬼和神的关系,指出:神鬼本非同门人,焉道神为鬼敲门。看罢云飞彩龙舞,家鬼以何定煞神。

几年前,我国的电信运营商面对3G,就开始竭尽全力地讨论智能网问题,仅业内外高端研讨会就举办了多次。我参加过几次,在发言中曾泼了几盆冷水。道理很简单,在电信管制体制仍如老母鸡护小鸡的状态下,竞争体系是不可能真正建立的,而没有市场化的研发环境和责任人制度,国有电信运营商谈创新,拓展新的应用技术(比如智能网)只能是纸上谈兵。

当前,三大电信运营商表面看是在主动创新,而客观上基本是被动地找出路;表面看是不创新就没有发展,而具体看越不创新活得越踏实;表面看是上百、上千亿的资金投到技术研发之中,而仔细分析则是拿国有资本做筹码,买别人的技术和东施效颦地仿别人的商业模式;表面看三家公司用户与业务竞争已白热化,但拿出财务报告一看竟都是毫不吝啬地拿国有资本砸市场容量,根本不顾及国家资本权益、股东权益。

运营商如此这般为事,根本原因在于资本是国家的,企业是国家的,决策是国家的,责任制也是国家压下来的。中国的三大运营商在市场竞争中是实实在在的“五无”公司,无需要自己背责任,无需要掏自己兜里的钱,无需要主动背负发展使命。无需要担心企业亏损破产的预期;无需要承担与国际对手硬碰硬的压力。手持10多亿用户,歇业租楼也能熬三年。